欢迎访问河南振泰实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RSS|联系我们

河南振泰实业有限公司

专业生产岗亭、电动伸缩门
移动环保厕所、环卫工人休息室等金属制品
河南大型的生产批发基地采购服务商

全国咨询热线电话:
13333717578

热门关键词搜索: 岗亭定制 移动厕所定制 电动伸缩门 环卫工人休息室定制 停车收费系统 旗杆系列 护栏系列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详细内容

来源:www.hnzhentaisy.cn

发布时间:2019-01-19

岗亭旁 | 唱给你我的诗和远方 返回列表页

话说天下英雄,散落各处,说不定你身边的保安小哥,以后就会出现在音乐节目的舞台上,或是教室的讲台上,这一群看似普通的年轻人,正在这个繁华又孤独的大城市里,追求着自己的梦。嘘,就让我们听一听,他们的歌。


步履不停,歌声陪他守候
 
“太好了,那说不定就不用走了!”当听说学校开设了音乐类的专业课,一直十分害羞的绅晴激动地喊了出来。
 
中蓝门口,绅晴站得笔直,却会在休息的时候,忘我哼唱薛之谦的歌。“一直很喜欢唱歌,以后也想参加一些音乐类的比赛”,绅晴腼腆地说。“最喜欢的歌手是薛之谦和杨宗纬,对,都是苦情歌。不过倒没啥坎坷的感情经历,只是单纯的喜欢苦情歌的旋律与意境。”当被要求唱几首歌,绅晴摸了摸脸,低头轻轻一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张开了口。薛之谦的《方圆几里》,在他的口中化成了因为羞涩略微颤抖但也十分深情认真的音线。
 
绅晴正在站岗
 
来自河北张家口,从大专机电专业毕业的他,在家中的介绍去了音乐串吧工作,并通过老板认识了自己的音乐老师,“可是还是北京机会多啊,以后要是有什么机会,从家里赶过来,根本来不及。而且按老板的话,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太分心,最后就还是专心学咯!老师挺好的,可惜时间太短,学了三个月就出来了,还摸了摸吉他,可惜也都是入门。”讲起匆匆结束的音乐道路,绅晴语气里是遗憾。
 
 “唉,其实也算我一意孤行吧,他们想要给我找一个比较安稳的厂子工作,我不太愿意这么早就去一个安稳的环境,想找一个能提升自己的地方。”像无数个野心勃勃的青年人一样,他没有顺从父母提供的安稳生活,奔向北京,这块似乎藏匿着无数机遇的土地。心中怀揣着不愿破灭的音乐梦想,他选择在中传做保安,可以沾沾学校的光。“大家都说保安没前途,但我也不是想一直干这个。而且学校的保安可就不一样了,有很多资源呢!”抱着这种想法来到这里的绅晴,却在最近颇受打击,直到被采访时,听说了音乐专业课程的开展。“我刚刚来这里干了一个多月,根本找不到途径去听课。本来已经想走了……现在好了!知道了这门课,就可以和同事调班去听了,怎么也得待到学会点东西。”绅晴一脸兴奋,努力绷着的严肃形象消失的无影无踪:“到时候麻烦和我好好讲一下到底在哪里上课!谢谢啦!”
 
至于上班后的其他的爱好,绅晴笑了笑,说“我的生活比较老年人,尽量不上夜班,下班就会去跑跑步,健健身,还比较喜欢看书,以前老往图书馆跑,后来偶然之下,发现可以让同学帮忙借书,当时特别开心,因为可以把书拿回宿舍看了。”
 
车来车往,他在这里守护
 
来自安徽宿州的房肖肖是西门的一名普通的站岗保安,他主要是负责来往车辆的通行。21岁的他,去年刚经历了高考。原本考上了河北传媒大学编导系的他,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选择继续上学,去武汉做起了安检的工作,“当时家里想让我上学,我闹着不想去,想着要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在武汉,他的工作还比较轻松。一个月只上十五天的班,剩下的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但是过了几个月之后,他就厌倦了这样安稳的工作,“虽然做安检的工资也比较高,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当时脑子一热,就想来北京闯闯。”
 

在房肖肖站岗的不远处,有一个封闭的小房间,房间里有几瓶水,一把小椅子,但除了上夜班的保安,其他时间班的保安都不可以进去享受短暂的休息时间。“我们都站习惯了,其实都不觉得冷和累。”他的上班时间固定在每天的下午五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虽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上班,一周七天无休,但每天除了那六个小时工作,其他时间都可以自己安排。这也是他选择了在中国传媒大学工作的一个原因。“当时去应聘的时候,其他学校每天都需要工作八个小时,但在中传只需要每天值六个小时的班,这样每天我都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


房肖肖最近报了一个远程教育的班,“在网上有老师讲课,每周一、三、五都有课上,每次上两个小时的课。”今年他打算考北京大学的大专,大专的考试每年有两次,分别是在四月和十月,总共考十五门,一次考七八门。“四月份的考试已经赶不上了,准备今年十月份进行第一次考试。”在考上大专之前,他会一直在中传做着保安的工作,也许一年半之后,他就可以考上大专,再继续专科升本科,等修完本科学位之后,就找一个安稳的薪资更高的工作。
 
“每天上班的时候,我都会想着明天要去做什么事。”他第一次逛中传校园的时候,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走完。下班时间他选择了去图书馆看书,“最近在看摄影类的书,自己也想去蹭摄影方面的课,队长也说过如果想去蹭课,就跟老师说自己是学校里的保安就行。”但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他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教学楼的位置,“想去蹭课,但找不到具体的位置。”
 
房肖肖的老家在安徽宿州,他老家所在的县城和河南省只有一河之隔,“有时候你站在桥中央给河南的号打电话,都会显示是长途电话。”从家里出来一年了,房肖肖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好天气。“在老家读书的时候,每天都是太阳高空照;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偶尔抬头看看,才发现这里似乎很久都没有出过大太阳了。”



房肖肖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今年六月份即将参加高考,“她的成绩比我还好很多,我觉得她考上一个好大学肯定没问题的。”说到大学,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遗憾,“对于一些没有机会去上学的,其实他们很想去上学。”当时他没有选择继续读书,而是去社会上闯荡,有时候看的比还在上学的同龄人更清楚一点。“学校里面没有那么多压力,同学们也挺单纯的。我在外面工作了之后才知道,原来社会上有很多人,到处给人挖坑,就等着你跳进去。”
 
两年坚持 他有自己的执着 
 
整个学校里的保安有一百多人,其中在中蓝公寓值班的保安总共有16个,在这16个保安中有12个男保安,4个女保安。而他们的工作时间和地点也是相互轮换着的,大门口站岗,大厅坐岗,后院坐岗和来回巡逻四个不同的岗位全面而细致地维护着不大的中蓝公寓的治安。
 
吴班长是中蓝公寓里16个保安中的一员,今年24岁的他来中国传媒大学工作已经有两年了,经过两年的历练,他也从最初的普通保安做到了现在的班长。作为班长,在正常值班的同时他还要负责监督管理其他15个保安的工作情况。而在班长之上,还有分队长,总队长,层层管理将这一百多个保安在不同的时间分配在不同的岗位上,有条不紊地维护着定福庄中的这片学术之地。
 
吴班长是黑龙江人,是家中的独子,而这里绝大多数的保安也都和他一样,来自于外地不同的省份,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只身来到北京闯荡。“我们一年365天没有假期,你们放寒假我们更不能回去了,整个学校都没啥人,寝室也都空了,我们如果不值班,那小偷了什么的怎么防呢?我们可以选择在年前或者年后请假回去几天,但是过年期间是不允许的,家里人也都会体谅的。”说起北京物价高房价高的情况,吴班长轻轻一笑,“虽然我们工资低,但是也还好吧,我们又不用自己租房,都在学校里的简易房住,平时去学校食堂吃饭,饭倒也挺便宜的。说起以后,总归还是得回去的,北京肯定是留不住。”当被问及家里的父母会不会催婚时,吴班长嘿嘿地笑了,“那听见了就当没听见呗,怎么说呢,这种事都随缘吧,中蓝的这几个保安好像也都是单身的吧。”
 
谈及日常的业余爱好,吴班长津津乐道,“我们平时喜欢做的事情多了,想看书的下班去图书馆,有时候会去南操跑跑步,还有个保安会唱歌弹吉他,还有个会写毛笔字的,不过现在已经走了。有时候也会打会儿王者荣耀,去网吧玩会儿lol,不过时间不多,玩的少。对了,你们传媒大学资源也挺多的,我们都会去听听讲座看看活动,有时候还会蹭课。”
 
“保安这行流动性就特别大,很多人来干了几个月就走了,也不断会有新的人再来。”像吴班长这样已经在这一个地方工作了两年的保安已经很少了。而吴班长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大专毕业,学的是生物技术方面的专业,但是做了一段相关的工作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是非常适应,“我在大专学的东西太浅了,所以我现在在自学准备考本科。”本科自学考试一年考两门,吴班长一共需要考11门,现在他已经通过了两门,“我考的是哈师大的本科,正好现在当着保安考着本科,过几年拿到本科证,就可以回去当个小老师了。”吴班长无不骄傲的说。而这里大多数的年轻保安也和他一样,都有自己的学业和下一步更长远的打算和追求。
 
喜欢音乐的保安小哥还在坚持每周蹭课,准备考北大大专的保安小哥在工作之余参加着远程教育的课程,准备考本科的保安小哥还在准备着一年两次的考试……
 
这些在北方长夜里的寒风中仍在坚守岗位的年轻人们,平淡的外表下,是炽热的信念。在这嘈杂庞大的城市里,他们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相关产品推荐
Related products

Hot-sale product